赤城泉钞 超级版主
开国大佬
中华币
67210
威望
466
帖子
27573
发表于 2020-5-13 17:44:2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赤城泉钞 于 2020-5-13 17:44 编辑

近代宁波钱庄业研究



第一章引言


钱庄,西人谓为nativebank,属银行范畴,是中国封建社会后期出现的一种金融机构。它 起源于货币兑换,并因经营货币兑换而引起贷款和存款业务。在明朝万历年间及稍后时期的书 籍中已有钱店、钱铺、钱桌的名称。不过,自清初以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官府和百姓对“钱庄” 一词的确切内涵并未有定说。直到20世纪30年代初,学术界研究钱庄者才试图给“钱庄”一 词下定义。如《钱庄学》一书开篇给“钱庄”下了这样一个定义:“钱庄者,有无限公司之性质, 以独资或合伙组织,均依自己之信用,吸收社会一方之资金而贷诸他方,以调剂金融界之需要 与供给,乃以货币为交易之企业也”。。 学术界普遍认为,钱庄大致萌芽于明代中后期,发展于清代初中期,鼎盛于晚清至民国前 期,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溶入现代银行业,其兴衰历程大约有殴百年。 关于钱庄的专论始于20世纪20、30年代,杨荫溥的《上海金融组织概要》(商务印书馆, 1930)、施伯珩的《钱庄学》(上海商业珠算学社,1931)、潘子豪的《中国钱庄概要》(华通书 局,1931)等都是其中有代表性的成果。30年代出版的一些地方经济社会调查或考察报告,均 或多或少地述及钱庄。不过,这一时期的论著都是从金融的经营和管理的角度来谈论钱庄。 近半个世纪以来,有不少论著从金融史、货币史的角度论及钱庄,同时也出版了一些专门 研究钱庄业的史料和著作,代表性的如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市分行编撰的《上海钱庄史料》(上海 人民出版社,1960),该书通过编选史料的方式,不仅完成了一项钱庄史料整理的基础工作,而 且将上海钱庄史放在中国近代社会形态由封建社会转化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这一历史进程中 加以观察;张国辉的《晚清钱庄和票号研究》(中华书局,1989)是对(I-海钱庄史料》编撰的 继承和发展,该书旨在解答诸如晚清的钱庄和票号的信用活动达到了怎样的水平?在中外经济 势力激荡的过程中。钱庄、票号的职能起了怎样的变化?它们是怎样直接或间接地为外国资本 主义势力的渗透起着服务作用,以及外国金融势力是怎样一步一步地控制中国金融市场等问题; 陈明光的《钱庄史》(上海文艺出版社,1997)着重从民俗学的角度,对钱庄的产生、发展、变 化的历史过程及其金融作用、社会影响的演变进行系统科学的梳理,特别是对钱商的职业习惯 和道德准则、经营管理的习俗、技术等文化特色进行了剖析。此外洪葭管的《金融话旧》(中国 金融出版社,1991),桑润生的《简明近代金融史》(立信会计出版社,1995)也对钱庄业进行 了研究,提出了各自的观点,但是总体比较简略,只是大概梳理了钱庄业发展的脉络。 近20年来,有关钱庄问题研究的领域有所拓宽,涉及钱庄的产生、发展阶段,业务、经营 管理方式,与中外银行和其它经济部门的关系,与国内外形势变化的关系等方面内容。其中所 引用的一些中外材料、所采用的研究方法、所得出的全国钱庄业的一些基本情况,都丰富了钱 庄业的研究。代表性的论文主要有台湾师范大学历史研究所郑亦芳的硕士论文(I-海钱庄衰落 因素之分析(19”一19”)》(《中国近代现代史论文集》第28编上,台湾商务印书馆1984年)。 <**统治时期汉口钱庄业的衰败》(‘中南民族学院学报》,1986年第4期),姚会元的‘近 代汉口钱庄研究》(《历史研究》,1990年第2期),张福运的‘1927—1937年南京钱庄业的兴衰》 (‘民国档案》,2000年第1期),林地焕的‘论20世纪前期天津钱庄业的繁荣》(史学月刊》2001年第1期),吴景平的《评上海银钱业之间关于废两改元的争辩》(《近代史研究》.2001年第5 期),陈敏的《民国时期的重庆钱庄业》(《中华文化论坛》,2002年第3期).(20世纪初钱庄业 汇划制度和汇划公单收付情形考察》(《史学研究》,2002年第3期),朱荫贵的《抗战前钱庄业 的衰落与南京国民政府》(《中国经济史研究》,2003年第1期)。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浙江大学中国近现代史研究所研究生孙继亮的硕士毕业论文《民国时期 学报》2005年第1期),在资料来源、浙江区域性钱庄业研究的基本思路等方面为本项研究做 了铺垫。


有关钱庄业的研究成果尽管丰富,但是仍有比较薄弱的方面,主要表现在:
1.研究的时间主要集中在20世纪前后,特别是20世纪20、30年代,对于钱庄的早期情 况涉及的较少。材料的不足是造成这种情况的根本原因。以上海为例,尽管上海是近代中国的 金融中心,《上海钱庄史料》也是一部对上海钱庄史料整理可谓完备的专著,但是正如编者所说 的:“关于上海钱庄的起源和它在未开辟租界前的业务情况,资料是缺乏的”,因此它也是以19 世纪末以后上海钱庄作为叙述的主要内容。
2.区域钱庄、研究范围不够广,主要集中于上海。有关上海钱序的研究论文.占了钱庄研 究论文总数的近40%。而且有的文章尽管是从全国范围来讲,但是仍是以上海的钱庄作为例子, 涉及到其他地方的非常少。作为当时钱庄主要分布地的汉口、天津、重庆等地也只有为数不多 的几篇.广州则更少,可见研究的范围还比较窄。这主要是因为在近代经济史上上海扮演了全 国经济、金融中心的角色,该地的经济变化必然带来大范围的经济动荡。因此关于上海金融的 史料必然比较多.记述也必然比较的完整,这就为上海钱庄的研究提供了资料上的便利。
3.研究内容仍有很大的局限.主要涉及钱庄业的产生、发展阶段。业务、经营管理方式, 与中外银行和其它经济部门的关系,与国内外形势变化的关系等几个方面,在钱庄的组织制度、 营业流程、同业问的关系、帐簿、票据处理、钱庄业发展的区域联系等方面的研究还很薄弱。

宁波钱庄业在历史上有着自己的特点和一定的地位,但现阶段还没有学者专门从事宁波钱 庄的研究。相关资料少之又少,即使有,也是散落于档案馆及各种书籍、报刊等纷繁浩杂的材 料中,因此,原始资料的搜集将成为本项研究的难点。同时,由于已经出现了以上海为代表的 关于钱庄区域性研究的一批成果,此外,关于钱庄发展的方方面面,学术界已经取得了许多一 致性的结论,所以本项研究也将难以在这些理论层面有新的突破。因此,本项研究只能将重点 放在宁波的“地方特色”上,努力挖掘宁波钱庄业发展过程中所首创的领先于各地的一些做法。 宁波,历史上曾称鄞、鄮、句章、鄞州、明州、望海军、奉国军、庆元,明洪武十四年(1381) 为避国号讳,将明州府改称宁波府.取“海定则波宁”之意,宁波之名沿用至今。民国初年废 府置道,原宁波、绍兴、台州三个府合并成会稽道(俗称宁绍台道),道治设在鄞县(宁波城), 1927年,划出鄞县县城及城郊六七里地设立宁波市,宁波市直属于省,鄞县也属省辖.互不管 辖。1931年1月,撤销宁波市建制,并市入县,归属于鄞县,宁波重新成为鄞县县城。1949年 5月25日,宁波解放,从鄞县析出,设宁波市,同时设立浙江省第二专区,同年11月,第二 专区改称宁波专区。作为一个地域概念,本文所论及的宁波,以今宁波城区为主,兼及旧宁波 府辖属的鄞县、奉化、慈溪、镇海、定海、象山、石浦等县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归属宁波 专区的余姚和宁海。文中有时鄞县与宁波并称,此系历史上行政区划变动所致,不再作特别说 明。 本文所论范围为近代。宁波钱庄业的发展、鼎盛与衰落基本上也在近代。但为能从整体上 把握其发展的态势,在时间上作了相应延伸,向前延伸至明清之际,以叙述其兴起:向后则延 伸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以叙述其最后消亡。


2 第二章
近代宁波钱庄业的发展演变

第一节 宁波钱庄业的起源


宁波为中国钱庄的发源地之一,这已为多数学者所认同,。但宁波钱庄具体兴起于何时,则 有多种说法。据现有的资料看,宁波钱庄业约兴起于16世纪中叶和17世纪初叶。 在研究过帐制度时,有学者认为这项制度“确实是在十六世纪六十年代到十七世纪二十年 代由宁波人创立的。”。此说的正确性虽然还有待于进一步考证,但至少表明宁波钱庄业的兴起 时间比较早。曾任清廷顺天府尹,参与《辛丑条约》交涉的陈夔龙在《梦蕉亭杂记》中记叙: 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八国联军进攻北京时,“大栅栏以东珠宝市,为京师精华荟萃之地,化 为灰烬。……炉房二十余家均设珠宝市,为金融机关。市既被毁,炉房失业,京城内外大小钱 庄、银号汇划不灵,大受影响。越日,东四牌楼著名钱庄‘四恒’首先歇业。四恒者.恒兴、 恒利、恒和、恒源,均系甬商经纪,开设京都已二百余年、信用最著.流通亦最广,一旦停业, 关系京帅数十万人财产生计.举国惶惶……”。4由此可知,在1900年的“二百余年”前,即 17世纪末18世纪初,宁波人已在京师设立钱庄.则宁波当地钱庄的出现,当更早于京师。 作为金融机构之一的钱庄,其主要功能为“一方面收集社会中剩余之资金.另~方面散放 之于资金缺乏者.籍以调剂资金之供求”。‘因此,钱庄产生的基本条件,应该是工商业发展到 相当程度,从而产生货币兑换的需要。 宁渡地处浙东沿海,居南北洋中心,全境被山带水,港湾众多.岛屿罗列,有渔、盐之利 和舟楫之便,物产富饶。但由于山海相连,耕地不足,因而自古以来居民又有外出经商的传统。 秦时,称郡县,“鄮”原为“贸邑”合字。之后的隋唐。两宋、元时均为重要的对外贸易和 航海中心。《隋书·地理志》载:“南通闽、广,接倭人;北距高丽,商舶往来,物货丰溢,衣 冠文物,甲于东南”。唐时,明州为著名大州市,在今开明街一带设有上、中、下三个舶货市场, 专门发售进口商品。北宋时则成为南北洋和长江流域一带物产的中转港和集散地,是华中第一 海港中心。南宋.迁都临安,明州成为京都通道要口,海运益兴。《宝庆四明志》载:“凡中国 之贾高丽与日本,诸藩之至中国者。惟庆元得受而遣焉”,成为当时海上丝绸之路和瓷器之路的 起点。元朝,南洋各国使节、中外商贾仍往来不绝。明清时期,一度海禁森严,正常贸易和对 外交往衰落.代之而起的是走私活动。同时.附近海面时有海盗和倭寇出没,政府多次组织舟 山群岛居民迁至大陆定居,并派兵进行扫荡。尽管时局动荡,商业依旧繁荣。到了明万历年间 (1573一1619).宁波已成为东南沿海一大都市,市场繁荣,各业鼎盛。 商品经济发展,推动着货币经济的发展。货币是商品经祷的产物,货币流通必须与商品流 通相适应。明代前期,宁波流通货币主要是铜钱,明代中叶商品经济有了进一步的发展,历史 地要求贵金属充当货币材料来执行货币的功能,从而白银成为流通中的一种主要货币。这种白 银与铜钱并行的货币制度一直延续到明末清初,长达400多年。白银成为主要的流通货币以后, 凡国家财政收支、工商业经营资本、大宗商品交换都以白银的两作为价值尺度。同时,由于铜 钱仍是流通中的主要货币,于是两种货币的兑换就成为社会经济生活中的普遍需要.明朝政府 规定:民间交易,白银“一钱以下止许用钱,”一钱以上用银,所用之钱,先是今古钱兼用。嘉靖年间规定“民问止用制钱.不用古钱”。万历以后.“古钱止许行民间,输税赎罪俱用制钱“。 ‘这样民问交易就存在着各种兑换需要:商业零售收入为钱。批发进货付出为白银.需要以钱易 银:明钱与古钱价值不同,即使明钱先期后期价值也不同,钱与钱也需要兑换;农民、工商业 者缴纳赋税时需用钱兑换白银:官兵俸饷银钱兼给,由明至清皆然,官兵所得俸饷的白银也必 须兑换成铜钱才能在日常生活中使用,因此又存在铜银与铜钱兑换的需要。由于海外贸易的兴 盛.明清时期外币流人宁波的问题相当的突出。道光时,“白闺广江西浙江江苏,渐至黄河以南 各省,”都“通用洋钱”。* 16世纪中叶,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国内银钱并用以及外国银元的流人,首先使货币兑换 业发展起来,出现了众多兑换庄、兑换摊贩,当时许多南北货号、杂货店.土烟店等一些行业, 也兼营货币兑换业务。不少商人在商品贸易中,包括在走私活动中,积累起巨额资本,进而投 资于各行各业,包括钱庄、典当等金融业。


第二节宁波钱庄业的初步发展

宁波钱庄业在乾隆十五年(1750年)以后的100多年中.得到初步发展。在这100多年中, 宁波钱庄业资本雄厚,不仅在本地发展.而且到全国各地开设钱庄,特别是去上海开设钱庄。 总的来说,这一时期.鸦片战争后宁波开埠、上海的崛起和太平天国运动对宁波钱庄业产生了 重大影响。 据浙江巡抚乌尔恭额称:19世纪40年代以前.在浙江境内,宁波府属的鄞县,“逼近海关, 商贾辐辏,钱铺稍大。”31770年至1788年,作为宁波商业中心的江厦—带连遭大火。原有房 屋几度重建,商号多有变迁.钱庄业则因资本雄厚,使这一带B益为其所据,江厦街因而也获 得了钱行街的名称,美国人则认为“这或许可以名之为宁波的华尔街”。。 这一时期由于宁波钱庄业资本雄厚,实力强大,在捐助当地建设中发挥了积极作用。如道 光三十年(1850),宁绍台道瑞续捐募义学,钱庄业捐钱7千缗;咸丰十年(1860),鄞县县令 段光清为修建城垣,共得捐钱70万串,其中“钱业一行书捐已不下十万串。”9 此时,宁波钱庄不仅在本地发展很快,还随着商业活动的扩张,到各地开设钱庄。早在清 康熙六年(1667),慈溪、余姚人已在北京创建银号和钱庄业的行会组织“正乙祠”。根据清代 同治四年(1865)的《重修正乙祠碑记》所述.“正乙祠”“始于康熙六年(1667),浙人懋迁于 京者创祀之,以奉神明,立商约.联乡谊,助游燕也。”m 同治年问,宁波商人在杭州开设慎裕、豫和、赓和、阜源、阜生、和庆、元大、惟康、介 康、寅源、仑元等钱庄近20家。9 北京著名的“四恒”:恒利、恒兴、恒和、恒源,多数由慈溪人投资,其中的恒利,实力更 强。1900年恒利歇业倒闭时,慈禧曾召见陈夔龙,“末谓昨日四恒因炉房被毁,周转不灵,呈 请歇业。四恒为京师金融机关,岂可一目闭门?我命步军统领崇礼设法维持。他与四恒颇有往来.又系地面衙门.容易为力。讵彼只有叩头,诿为顺天府之事。尔是地方官,本难卸责。此 事究应如何办理,我想四恒本非无钱,不过为炉房所累,一时不能周转。如以银根见紧.官家 可先借银给他.从速开市,免得穷民受苦。尔可回署,传谕该商等妥筹办法,以三日内办好为 妥。”’。最后决定由政府借银100万两.“查原奏系请宫款一百万两.计内帑五十万两、部帑五十 万两。”临时进行接济,“令四恒将各商借券一百万.存人府库备抵”。9政府主动提供救济,可 见其能否正常运行关系到整个京城的经济稳定,同时亦可见其平日里对政府提供各种帮助与支 持。 鸦片战争后,上海与宁波同时被列为首批开埠的通商口岸。此后,上海在近代化过程中不 断崛起,对宁波的外贸直接发生很大影响。上海的优越条件,使一大批外商和宁波商人纷纷到 上海开辟新的市场。“自上海发达.交通日便,外人云集.宁波之商业,遂移至上海,故向以宁 波为根据以从事外国贸易之宁波商,亦渐次移至上海。”41845年,上海进口贸易额为108.2万 镑,占30%,出口额为125.9万镑,占21.6%,而宁波进口贸易额只有1万镑,仅占0.3%,出 口额为1.8万镑.占0.3%。j上海对外贸易的快速发展与宁波对外贸易的停滞不前,成为明显 的对比。上海远比宁波优越的条件.自然吸引了在宁波的外商和当地的商人。同时,宁波与上 海仅一苇之航。所I虬这一时期.更多的宁波钱商赴上海经营。最早在上海开设钱庄的是方润 斋,于1830年前后在南市开设履貅钱庄,称南履稣.以后改组为安康钱庄,上海开埠后,方家 又在北市开设北履稣,后改组为寿康钱庄。此外还有镇海李家在上海北市开设慎余、崇余,立 余钱庄。在19世纪末上海有名的9个钱业家族中,宁波人就占了5家,即镇海方家、镇海李家、 慈溪董家、镇海叶家、宁波秦家。’宁波商人以上海为大本营,源源不断地倾注资金和力量.使 本地经济相对衰落。当时,凡在宁波投资开设钱庄的,在上海大多亦设有规模更大的钱庄,即 使有未设的,也另立申庄或委托同业代理。 此外,太平天国在浙东的战事,也成为宁波富商大量涌人上海重要原因。1861年12月, 太平军攻占了宁波,一大批宁波的富商离开家乡,涌入上海租界避居。当时外电报导:“上海已 成为安全的城,这声名正广为传播。”他们还预见:“倘若杭州真为叛军所攻占,那将有大批的 人从宁波涌到上海,上海将有人满之患。…钱庄和商人都已离开宁波,不是去上海与舟山,就 是逃下乡。…随着宁波商人迁入上海,大量的资本被带走,从而使宁波的钱庄业受到影响。 太平天国运动对宁波钱庄业的影响,不仅仅是大量钱业资本的外流,还使宁波钱业界所首 创的过帐制度进一步完善,并推广至甬属各县。 过帐制度,即各行各业的资金收支,从使用现金改为借助钱庄进行汇转,实行统一清算, 不用票据,而用簿折。由于自古以来就是商贸重镇,这面制度早在19世纪20年代即已在宁波 形成。太平天国时期,一方面通往云南的交通受阻,使制钱的主要原料供应大为不足,另一方 面由于鸦片大量输入,银钱大量外流,更加剧了钱荒局面,使这一制度更为完善。 鸦片战争后,宁波作为五大通商口岸之一被迫开埠,这使宁波钱庄业的发展呈现出了一定 的买办性。在新式银行产生以前,它几乎单独地执行了协助外国洋行推销洋货、搜罗土产的金 融周转,成为不可或缺的金融机构,这是有其历史原因的。 首先,钱庄的信用清算业务便利了洋货的倾销。尽管受上海崛起的冲击,宁波外贸较通商 前还是有所发展,当时“凡民间米、面、麦、豆、油、烛、花布……等物,悉仰郡城,肩挑背负,聚集镇海.附搭航船出口。…宁波的货物不仅运销亚洲、大洋i}I|.而且远销欧美。同时, 宁波开埠通商后,外商洋行纷纷设立.最早的是英商太古洋行,继之而来的有英商英美烟草公 司.美孚火油公司、花旗公司.德商谦信洋行、美益洋行等。通过这些洋行的滔动,外国商品, 诸如洋纱、洋布、煤油及家用杂器开始充斥市场。外贸的发展,引起了宁波商人与外商间复杂 的债权、债务关系及频繁的资金周转。在近代银行产生以前,这种债务清算和资本调拨主要是 靠钱庄.由于实行过帐制度,宁波钱庄用庄票为进口洋货的商人和买办融通资金。“用期票支付 货款,比较用卖了货的钱再来买货,要销售更多的货物”。o 其次。买办的产生加强了钱庄同外国资本的联系。一方面。买办起着外国银行与钱庄之问 “中间人”的作用。另一方面,买办将巨额资金投资于钱庄业,买办资本和钱庄资本融合在一 起。买办资本渗入银钱业,必然进一步密切外国洋行、银行与钱庄的金融联系.改变了宁波钱 庄的资本结构.加重了钱庄的买办色彩。宁波第一个买办为穆炳元,虽然其主要活动在上海, 但不能否定在此以前他在舟山的买办活动。据姚公鹤《上海闲话》记述:“穆氏系定海陷时被俘, 暨英舰来上海,则穆已熟悉英语,受外人指挥矣。”。郝严平也认为“当英军占领浙江定海时, 他们雇了一个年轻的本地人穆炳元当买办.并带他随同北进。“。 第三节宁波钱庄业的全盛期 从19世纪70年代起.宁波钱庄业开始进入全盛期,一直持续到20世纪30年代初。这一 时期,宁波钱庄业不仅开业家数多、资本量大,而且经营高度集中于江厦街一带,业务范围也 大为拓宽。 1876年,钱庄利息提高到一分以上,存款骤增,吸引更多的人投资经营钱庄业。这年以后 直至20世纪30年代初,有牌号记载下来的,先后开业的钱庄有400多家。 当时,宁波钱庄业资本位居各业之首。据鄞县政府统计科调查. 1931年市区共有各类厂 商5599家,资本总额412万元.其中钱庄160家.拥有资本420.25万元.占社会总资本的29.8%。 具体数据如下表:


’ 行业 拥有资本 所占% 钱庄业 420.55 29.78
饮食品业 290.62 20.58
纺织品业 136.40 9.66
交通运输业 17.47 1.24
水产品业 53.56 3.80
百货业 36.60 2.59
机械五金业 31.24 2.21
典当业 18.00 1.27
保险业 7.22 0.51
其他各业 400.34 28.36
合计 1412.00 100
1932年,浙江全省共有钱庄632家,资本总额856万元,其中宁波城厢115家.资本358.76 万元.包括宁属各县合计193家,资本420.24万元,家数和资本均为全省之首,分县情况如下:


县别 家数 占全省% 拥有资本(万元) 占全省% 平均每家资本(元) 全省合计
632 856 13544
宁波小计 193 30.54 420.24 49.10 21774
鄞县 115 18.20 358.76 41.9l 31197
余姚 23 3.64 34.56 4.04 15026
慈溪 ll 1.74 5.24 O.6l 4764
象山 60.95 6.16 O.72 10267
奉化 27 4.27 4.77 0.56 1767
镇海 ll I.74 10.75 1.26 9773
注:据《中国实业志(浙江省)》。


同一年,杭州钱庄家数为65家,绍兴为46家。 在地段的分布上,1926年,有大同行63家,1931年为70家,其中67家集中在江厦。此 外,尚有90家现兑钱庄中的三分之一也开设于此。资金划拨,银钱出纳,高度集中在一起。在业务上,钱庄营业范围较前扩大,过去钱庄贷款对象主要是商人和对外贸易,丽这一时 期除经营贷款外,还办理宁波至各地的汇兑业务,为当时繁忙的埠际贸易服务,主要是甬沪间 的汇兑,以及为工商业贷款。 当时宁波钱庄在为外商搜罗内地丝茶,促进内地商品的外销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作为安 徽绿茶集散中心的屯溪。在19世纪50年代,这里的茶行向茶农收购茶叶,略作加工后,便运 经杭州转往上海.卖与外国洋行。而到了70年代则改为经杭州.然后分别转运到宁波和上海。 j这样宁波和上海各地钱庄对屯溪茶叶的外销提供信用支持。 这一时期宁波钱庄业进入全盛期的原因主要有: 首先,19世纪70年代后,主要资本主义国家进入帝国主义时期,列强对华侵略由早期的 商品输出进入到资本输出阶段,进一步瓦解了中国的自然经济。同时清政府为了支付巨额赔款. 扩大税源,暂时放宽了对民间办厂的限制,使中国民族资本主义得到初步发展。此外,民国时 期实行了保障国内实业、保障农工团体利益、扶植发展民族工商业的经济方针,采取了改革税 制、提倡国货、奖励实业、鼓励出口等一系列措施;一战时期.欧洲帝国主义列强忙于世界大 战.暂时放松了对中国资本主义工商业的压迫,使中国民族资本主义进一步发展。 随着近代资本主义工商业的迅速发展,对资本的需求大为增加.这种需求更刺激了宁渡金 融市场的发展,因此这一时期宁波钱庄大量出现,营业日益活跃,这种发展势头一直持续到30 年代初期。 其次,外埠赡家汇款的增加也促进了宁波钱庄业的发展。上文述及,在鸦片战争后,随着 上海的开埠·交通运输和物资流向发生变化,宁波金融业不能保持其原有地位,一些富商举资 投向上海r也有不少富商大贾到天津、汉口等地投资。在外埠的商户每年定期汇回款项赡养家 属,称“烟囱钱”.此外还有许多上海钱庄及未在宁波设置分支机构的银行,也委托宁波钱庄代 为解付。
再次.过帐制度的推行有利于钱庄的发展。由于过帐制度的实行,对于各商家之间的经济 往来、交易收付以至个人生活收支,均通过钱庄过帐,彼付此收.彼放此存。使大量资金始终 周转在钱庄之中.这就为钱庄开展各项业务创立有利条件。进人20世纪后,新式银行渐次建立· 但整个金融业仍为钱庄所把持。利率、汇水升降等金融交易的重要数据,均由大同行钱庄决定, 银行只是遵照执行,实际上处于从属地位。中国、通商等银行成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以发行 推销钞券为主,同时办理政府款项的收支报解,存、贷款及汇款等业务迟迟未开展。 。 最后,20年代末的世界经济危机为宁波钱庄业的发展提供了有利条件。20世纪20年代. 世界各国相继放弃银本位制度,改用金本位制度。白银由此在国际市场上逐渐丧失了金融重要 性,世界银价大跌。自1929年世界经济危机爆发后,世界黄金与白银的比价急剧下降。当时中 国仍是银本位国家.国内银价高于国外,故白银源源流人中国,致使国内白银供过于求,银价 大幅度下跌。货币贬值使得物价温和上涨,同时“货币贬值使外国白银持有者因其高吸引力而 投资”,o有利于中国的对外贸易和民族工业的发展。因此,尽管世界经济不景气发生于1929年, 中国却未受影响,流人中国的大量廉价白银,也部分地流入宁波,促进了商业的繁荣,充实了 钱庄资本。 此外.这一时期.新式银行最层建立,但其股东多属官僚.因此声誉不及钱庄,国内最早 的新式银行为1897年成立的中国通商银行,总部设于上海.宁波没有分行.所以对宁波钱庄业 的影响很小。 第四节 宁波钱庄业的衰微 宁波钱庄业在30年代初期走到了顶峰后,开始走下坡路,日趋衰落。 宁波钱庄业由于很早就推行过帐制度,虽然促进了地方经济贸易的发展.但遇到经济风潮, 就会恐慌迭起。因为过帐制度的推行,将钱庄置于整个经济生活的中心地位上,一旦哪一环节 出了问题,将会牵一发而动全身。如1934年。协丰木行倒闭,亏欠瑞余等钱庄60余万元·经 几年的诉讼,才以三三折归还。1935年.药业发生危机,原有“家药行大多倒闭,欠钱庄放 款300余万元.以三至五折收回;德和糖行的倒亏,各庄被累资金70余万元。由于其他各业出 现倒闭,钱庄放款不能顺利收回,在上海等她的外埠放款也未能及时收回。1935年7月,钱业 风潮影响宁波.因外地倒闭钱庄与宁波钱庄股东有连带关系而引起存户疑虑,28日开始存款纷 纷向银行转移,提存风潮不可遏止。。 过帐制度的推行,也容易使信用过度膨胀。宁波钱庄以同业拆单互相抵轧,因此往往有少 数钱庄,自己的资本只有二三万两,同业对它的贷款,往往达数十万两。它不是靠吸收定期性 存款来从事长期放款,而是靠随时有被收回可能的同业拆款来从事长期放款,这种资金来源与 资金运用上不相适应的状况,一遇风吹草动,势必受制于人,就免不了发生支付危机。如前所 述在1935年的金融风潮影响下,钱庄纷纷倒闭,银行方面又拒绝贷款,导致大批钱庄无法复业。 1936年只剩下大小同行24家,不及前一年的三分之一,从此宁波金融业逐渐由银行所把持。。 1937年7月7日,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上海、杭州等地先后失守,宁波偏居一隅,同 上海租界有水路可通,因此,内地各路商人云集宁波,借沪甬问的水运贩卖各类商品。货物流 转、资金汇拨频繁.市场畸形发展,在1935年金融风潮中停业的钱庄部分恢复营业。
当时沪甬之间虽在通航.但由于战争关系,无论是日方还是国民政府,对沦陷区与内地之 间的货物和金银货币的流通.都是严密控制的。各商业行庄要到上海办货,都千方百计隐匿现 钞。当时的志鸿钱庄,就专做现钞的走私生意。许多商家或内地客商委托该庄汇寄现钞,该庄 把现钞打成捆、装成箱,伪装其他物品交由船上运往上海。此外.当时一些投机性的企业和钱 庄,通过各种秘密联络渠道,互传甬沪两地市场行情。这些渠道包括长途电话或电报,更多的 是利用各轮船公司的专用收发报机。有些则还与上海的一些广播电台串通,约定波长、时间, 用暗语通报。 但这种畸形的繁荣为时不长,1941年4月19日,日寇在镇海口登陆,立即就占领了宁波, **军政人员逃往新昌、天台、宁海一带匿避。宁波沦陷后,货物流转南移温州,国家银行 内迁,存款被冻结,除了几家专做沪甬汇兑生意外,原有钱庄大多停业。敌伪为支撑市面,粉 饰太平,不论资本多少,规模大小,凡愿意开张营业,来者不拒.出现一批批临时拼凑起来的 小钱庄,联络掮客、单帮,从事商品买卖,进行投机活动。同年10月1日,伪中央储备银行检 查金融事务处宁波分处公布伪财政部在8月20日发出的《管理金融机关暂行办法》和施行细则, 勒令所有钱庄在一年内将合伙组织改为股份公司,到期不执行的,将受停业处置。各钱庄被迫 遵照执行,将原合伙人改称董事.不少董事长从敌伪军政界中委聘,以求庇护。 抗战胜利后,敌伪时期拼凑起来的小型钱庄停业,沦陷前原有的大小同行纷纷申请复业, 经当局审批开业3l家。‘但因物价飞涨,通货恶性膨胀,无正常金融业务可言,各钱庄普遍设 立暗帐,从事商业投机,进行私下拆放。 国民政府规定,“凡当地钱庄未曾领有部照,再非‘八一·三’事变以前的老钱庄,而系向 敌伪注册设立者,一概勒令停业清理,其它暂准营业。”在这种情况下,许多钱庄因不能“合法” 经营而被迫转入“地下钱庄”。。一些钱庄老板便高价收买战前领有财政部钱庄营业执照.当时 一个钱庄牌号售价可达五至十两黄金。同样有向国民政府官员实行贿赂,采取借用或挪用别人 牌号重新开业,钱业界称之为“借尸还魂”。。。


1947年浙江省各主要府属辖区钱庄数列表

区域     杭州 嘉兴 湖属 宁属 绍属 金属 台属 温属 杭属 总  
             市区 八县 六县 七县 七县 八县 七县 六县 八县 计
钱庄家数 34  14   5   34     57    2     8    32     5    191


内战爆发后,由于军费开支增多,为了弥补日益扩大的财政赤字,国民政府一方面加强了 对国统区的物资掠夺和经济的统制,一方面大量发行纸币,从而导致国统区经济、金融出现严 重恐慌。 1948年8月19日,国民政府发行“金圆券”,规定“以法币三百万元兑换壹元金圆券”。 金圆券的发行,暂时缓解了国民政府的财政金融形势,但随着内战的进行,政府财政很快就陷 入人不敷出的境地,国民政府不得不大量发行纸币,物价进一步飞涨。随着物价的飞涨,利率 也不断上升,钱庄、银行营业资金力量不断消蚀。一方面国有银行资金力量日益薄弱,投有力 量担负专业银行业务,而银行放贷是宁波钱庄资金的重要来源,国有银行力量的衰落对钱庄造成很大的影响。另一方面.商业行庄来源于商业贷款,利率颇高.资金流动性强,可用比例低。 成本更高。放款主要是投机、囤积居奇.发放高利贷。尽管利率高,但是风险很大,有的钱庄 因为一些投机商人的破产.贷款收不回来被迫停业或破产。

1949年5月25日,宁波解放,人民政府即成立中国人民银行宁波分行.加强了对私营银 钱业的管理。1949年9月20日,驻岱山的**军队飞机分批在江厦和灵桥一带轰炸,整条 江厦街一片火海,钱庄大部被毁,之后申请继续营业的18家钱庄,增资后的资本总额为4.4亿 元。当时一些钱庄继续进行黑市金融活动,从事各种投机活动,呈现畸形繁荣。经人民银行予 以警告和罚款,于1950年上半年陆续停业清理,6月以后,仅存晋祥、立信、通源、晋恒、慎 康五家。此时与国家银行相比,钱庄资金力量不足,且声誉日趋低落.存款纷纷转向银行。1952 年10月.五家钱庄分别召开股东会议,经劳资双方共同协商,决定停业清理。按照华东区私营 银钱业清理办法规定,一些未及领取的存款、汇款移存人民银行继续清付。从业人员39人,由人民银行录用14人,其余25人及筹组宁波钱庄时存储在人民银行的股东垫款,如数转入人丰布厂,至此,宁波钱庄业成为历史陈迹。



第三章宁波钱庄业组织及其经营状况


第一节宁波钱庄的分类



宁波钱庄初期多为富商大贾和殷实富户开设,多为独资或合伙经营。负无限责任,具有一 定声望和地位,组织形式和经营方法比较简单。 宁波钱庄分大小同行和现兑庄。大同行钱庄平时不经营货币兑换,重在划拨清算和存、放 业务,把持同业公会,左右钱业市场,统揽过帐制度。故又称汇划钱庄。凡金融业的方针大计, 章规办法,全由大同行公议决定后执行。小同行除存、放款外,兼营货币兑换等业务,虽上内 牌,入公会,进出钱业市场,但在钱市交易买卖和实施过帐办法中,须认定一二家大同行钱庄, 委托办理。现兑庄不能人公会,只做银钱兑换和货币买卖,兼营他业或他业兼营,其中多有烟 杂店兼办的,叫烟纸现兑,为现兑庄中最低层次。 由此可见,在钱庄业务内部是具有等级差异的,经营资本的大小很大程度鉴决定了它的营 业范围、行业地位,一般是资本越大,在钱业中的地位越高。 除钱庄外,又有银号、银公司等名称,经营内容与钱庄是一致的,实际也是钱庄的一种。 称“庄”或称“号”,各个时期经常有变动,一直到1948年1月,国民政府财政部为统一名称, 饬令各地按设置银行、钱庄的规定,一律将银号改为钱庄.将银公司改为银行。
1920年2月28日,上海《申报》曾刊登宁波各钱庄拥有资本情况。
共计大小同行钱庄56 家,资本总额约106.3万元,牌号如下: 大同行29家,分别为:元益、元亨、丰源、永源、成丰、恒孚、保慎、衍源、益康、资大、 晋恒、泰源、泰涵、泰深、泰巽、恒升、敦裕、景源,裕源、汇源、钜康、慎丰、慎康、瑞康、 瑞余、鼎丰、鼎恒、余丰、彝泰。 小同行27家,分别为:大生、仁和、元大、升泰、安泰、丰和、永丰、恒裕、恒康、恒春、 恒大、宝源、宝和、宝成、信源、通源、通泰、资新、泰生、惠余、慎祥、慎余、彝生、聚元、 聚康、成裕、源源。 1926年.新建酌宁波钱业会馆落成时,碑石记载有62家大小同行,其中大同行28家,小同行34家,比较1920年,大同行增天益一家,减恒升、泰巽(改为小同行)2家;小同行增 元成、安余、同康、成康、恒祥、承源、保和、慎成、瑞源、泰巽l0家,减聚元、聚康、成裕 3家。 1931年,据鄞县政府统计特刊载,共有钱庄160家,其中大同行41家,小同行28家,现 兑庄91家,具体列表如下:
①本节表格除特别说明,均引自《宁渡金融志).第83页..-86页。

1931年城区大同行钱庄 单位:银圆万元
牌号       资本   经理人       创设时同 地址
敦裕       6.00  夏锦飚   1886     江厦
衍源兴记 3.30  邱焕章 1923前    江厦
保慎全记 11.00 何莲官 1926 江厦
余丰庚记 6.60 张芷芳 1928 江厦
鼎丰成记 6.60 1926前 江厦
永源晋记 6.00 戴菊舱 192l 江厦
泰源恒记 6.oo 周巽斋 1914 江厦
慎丰源记 6.60 刘桂才 1926前 江厦
资大丰记 3.30 1926前 江厦
景源裕记 5.50 赵时泉 192l 江厦
汇源顺记 5.50 王渔笙 1916 江厦
益康兴记 6.50 夏镜沧 1864 江厦
瑞康 12.00 张善述 1875 江厦
丰源 6.60 干宝琛 1926前 江厦
瑞余 3.00 包友生 19ll 江厦
裕源 3.30 徐茂堂 191I 江厦
晋恒裕记 3.00 丁仰高 1910 江厦
慎康顺记 6.00 王云章 19ll 江厦
元亨 3.30 王茂珊 19ll 江厦
鼎恒丰记 3.30 林梦飞 1905 江厦
巨康兴记 6.60 柴启泰 1897 江厦
泰涵容记 4,95 林梦飞 1911前 江厦
元益久记 6.00 俞佐宸 19ll 江厦
彝泰 6.00 朱永康 1916前 江厦
恒孚润记 22.00 刘文昭 1917 江厦
天益 6.60 周慷夫 1921 江厦
泰生康记 7.20 陈光裕 1926 江厦
信源 7.20 赵恩珀 1889 江厦
彝生德记 6.00 胡景庭 1911前 江厦
大源 7.20 方济川 1919 江厦
元大恒记 3.30 史尹耕 1926 江厦
元春 2.00 童泳章 1919 江厦
同慎 6.60 陈来荪 1925 江厦
恒生 10.00 张性初 1925 江厦
复恒 6.60 陈元晖 1927 江厦
瑞丰源记 6.00 孙性之 1922 江厦
镇泰阜记, 6.00 陈祥余 1925 江厦
长源 5.50 193l 江厦
慎祥 6.00 1926 江厦
康裕 6.00 1926后 江厦
保春 6.60 江厦

合计41家 257.75


注:(湃设时间多为改组时加记的年份,实际开设时间要早得多 ②经理人姓名按中国银行宁波分行1933年的调查记录 1931年城区小同行钱庄


单位:银圆万元 牌号 资本 经理人 创设时间 地址



仁和兴记 3.30 陆维卿 , 1905 崔衙街
元利 O.50 陆祥麟 1904 宫后
安泰 . 2.20 林芝香 1911 江厦
丰和寅记 5,40 何黼臣 1850 宫后
同泰 3.30 周正梆 1927 江厦
恒祥 2.00 李水如 1926 江厦
恒裕泰记 2,20 王济生 1911江厦
恒康裕记 4,OO 李星如 1926 江厦
恒春丰记 1.76 童仲周 1919 江厦
恒大仁记 3.00 周宏生 1898 宫后
保和同记 2,50 月正冠 1927 官后
通源宝记 7.00 郑传庸 19儿 江厦
泰巽顺记 2.20 屠芸珀 1929 江厦
惟康恒记 2.20 王祖茂 1926 江东灰街
萃泰 440 柯安卿 1930 江厦
源源祥记 2,50 张静远 19ll 江厦
源吉 4.40 陈有恒 1929 江厦
惠余恒记 2.50 李志任 1910 宫前
福利 3.00 朱旭昌 1929 江北岸
慎余 1.10 王葆初 1910 江厦
慎益有记 2.50 周嘉祥 1914 宫后
慎昌丰记 2.00 康颖冠 江厦
瑞源康记 3,30 陈子梁 1929 江厦
豫泰 3.30 邹廷荣 1929 江厦
承源 2.20 杜仲甫 1922 江厦
宝兴裕记 3.30 朱椽青 1926 江厦
宝源永记 2.40 徐志馨 1911 江厦
元成丰记 2,64 陈子京 1926前 江厦
合计28家 76.90


注:开设时间多为改组时加记的年份.实际开设时问要早得多
1931年城区现兑钱庄
单位:银圆万元

牌号 资本 地址 牌号 资本 地址
万通 O.20 江北岸
永大源记 O.55 东门 ,
万源仁记 0.60 江北桃花渡
廷荪 1.00 鼓楼前
天裕 O.50 崔衙街
兆昌源记 1.00 药行街
天福 0.36 外浩河
庆泰 0.60 宫后
公泰昶记 O.72 西门文昌阁侧
兴源 1.00 宫前
元祥 0.30 百丈街
兴康 2.00 宫前
升泰协记 3.30 江厦
同康裕记 3.30 鼓楼前
升大 0.60 又新街
同生 5.00 宫后
汇通裕记 3.30 江厦
同升 0.60 宫后
生源 O.20 郡庙东首
同春 O.60 宫前
丰泰 O.10 天后宫
同昌 0.60 又新街
永裕兴记 0.30 江东后塘街
同源0.30 百丈街
同孚 0.50 后塘街
信康 1.00 后塘街
成丰 2.00 江厦
信余 0.10 江北岸盐仓门
均昌 0.55 崔衙街
信孚 0.50 宫后
甬大 0.15 大池头鼓楼庙弄
胡元兴0.80 江厦
欢迎光临 &amp;#8362;&amp;#8362;赤城泉钞&amp;#8362;&amp;#8362; 更多藏品敬请访问 http://shop33743663.taobao.com
囧赤城泉钞!赤诚相邀!交流各类钱钞!欢迎惠顾交流!囧
欢迎电话联系 ▓℡18921048060 [25th]
中华币
23627
威望
10
帖子
11729
发表于 2020-5-13 22:59:03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上传图片

回顶部